当前位置: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 绘画艺术 > 国博金秋迎,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

国博金秋迎,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

文章作者:绘画艺术 上传时间:2019-11-21

“东方葵:许江艺术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

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学院共同主办的“东方葵:许江艺术展”,于2014年9月28日至11月15日在中国国家博物馆隆重展出。此次展览是许江近十年创作生涯的集中展示,共展出“葵园”主题的大型油画作品五十余幅、系列水彩作品百余件,以及一系列大型雕塑作品。

图片 1  本次展览依照不同的观看方式,分为四个主题板块:“重屏-东方葵”、“层览-葵平线”、“综观-一花万果”以及“俯仰-共生”。其中,“重屏”部分以最新创作的大型油画作品《东方葵》系列,呈现层峦叠嶂、黄钟大吕般的恢宏气度;“层览”以阵列般的油画长卷向中国画的手卷传统致敬,展现出一个辽远而隽永的横轴视界;第三部分“综观”中首次展出了凝重奇崛的铸铜雕塑《一花万果》以及百余件纷纭群化的水彩作品,探讨“浅深聚散,万取一收”的观象之道;而在国博大厅中訇然耸立着的那片黑压压的雕塑葵群,则如同暗夜中的流火,奔涌,升腾,凝聚而为一代人激越的塑像。在德累斯顿国家博物馆费舍尔馆长眼中,这片名为“共生”的葵园,如若“一片从灰烬中向上流动的黑色火焰”;而对许江本人来说,这件作品首要之处是要钩沉起“俯仰之间”的历史意识和人生感慨。 图片 2  许江画葵,已逾十载。许江的葵与世人见面,则始于八年之前。2006年,许江首度晋京,在中国美术馆举办题为“远望”的个展,揭开了他一系列大型展览的帷幕。在这个展览上,“葵园”系列首次亮相。八年过去,继肯尼迪艺术中心、德累斯顿国家博物馆、路德维希博物馆等一系列国际巡游之后,许江带着他的葵园二度晋京。这一次,葵园来到了国家博物馆。葵园在这座承载着历史记忆与民族精神的视觉殿堂绽放,对许江这代人来说,具有深刻的意义。这“向阳花开”的一代,他们在新中国出生、成长,在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中与中国社会一路同行。他们犹如荒原上的老葵,亲历了中国历史上最迅疾的思想变革与社会变迁,他们历经风雨沧桑,背负着责任和希望。 图片 3  许江把他的展览命名为“东方葵”,这也是他最新一组巨幅画作的名字。与前几年的葵不同,本次展览的作品中,葵被置于史诗剧场般的空间中,蔓生、交错、叠压、铺张。正如许江所言:“葵从曾经生长的大地上拔起,悬置与逃脱,挤压与生长,压抑与解放,炙热与孤独……,形成某种挣扎,某种可见的真实的挣扎。那是生命真正的痕迹。那像金塔一般耸起的葵,那像波涛一般涌动的葵,那像飞瀑一般交错激发的葵,那像山壑一般叠压的葵,那像壮士列队一般的葵。群葵仿佛出演某个剧目,角色的表现却是随机而发,压抑与解放不断的形成错峰,那种生的挣扎恰在其中”。挣扎之“挣”是由竞争之“争”而出,而这个“争”总是一种搏斗,总能传出生命的真消息。 图片 4  东方葵,是许江十年艺术生涯的集中展现,是一曲深沉奇崛的凝固的动情长歌,也是一首葵园大地上的精神史诗。这长歌或史诗所呈现出的,是一个蔓生与纠结的历史境域中,“向阳花开”的一代人集体命运的曲折与展开。画葵即画人,许江始终以葵来表现中国“文革”后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他们的精神气质,他们充满传奇与拯救的奋斗,他们独特而曲折的历史境域,如何通过“葵”这样一个曾经浸泡着青春印记的物种意象,得以登览眺望,叩问抒怀,这是画者的心志,也正是“葵”的使命。

图片 5  为配合此次展览,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东方葵•许江艺术》大型学术图录。该书一函三册,系统展示了许江十年来丰硕的艺术成果,以及十余位思想界、文学界的专家学者对于许江艺术的深度评论。同时,中信出版社编辑出版了《葵园手札:许江的日常写作》丛书,以四册图文并茂的随笔手札,展现了一位学者型艺术家的诗心与文笔。《葵园手札》按照主题分为四册:《这一代》,以1950年代出生的这代人的生命经验,折射出前后几代艺术家的历史群像。《体象》,从切身的创作经验出发,讨论在技术图像对感觉经验的异化中,当代绘画所面临的挑战,提出“体象说”、“重建感受力”、“历史经验的诗化”等命题。《诗心》从艺术家的角度,呈现作者对中国文学和艺术之诗意传统的把握,探讨“诗心”的历史踪迹及其对当代艺术家的意义。《葵园》则汇集了许江十年来关于“葵园”系列的创作手记,呈现出艺术家的观物方式、绘画心得。该丛书分别由作家余华、哲学家陈嘉映、诗人于坚以及学者孙歌作序,体现出“向阳花开”的一代人心灵的酬答与唱和。

图片 6  此外,10月26日下午2:00许江还将在国博讲坛,与公众分享他的艺术经验。

图片 7

东方葵Ⅱ──来自葵园大地的报告”许江艺术大展开幕

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华艺术宫、中国美术学院共同主办的“东方葵Ⅱ──来自葵园大地的报告”许江艺术大展,于2015年12月3日在上海中华艺术宫开幕。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央美院院长范迪安,中国美协副主席、上海艺术宫馆长施大畏,中国美协分党组副书记、秘书长徐里,肖峰、全山石、潘公凯、罗中立等著名美术家,以及来自全国各美术机构,上海、浙江美术界等有关方面领导,各界嘉宾和媒体出席了开幕式。

图片 8

此次展览是许江近十二年创作生涯的集中展示,共展出“葵园”主题的大型油画作品六十余幅、系列水彩作品百余幅,以及一系列大型雕塑作品。展览依照中国艺术传统中特有的观物方式,分为四个主题板块:“俯仰-共生”、“重屏-东方葵”、“层览-葵平线”以及“综观-百塑百葵”。这四个板块以雕塑、油画、水彩等艺术形式,发显出中国传统的艺术精神与美学特质。其中,“俯仰”是指展览序厅中訇然耸立着的雕塑葵群,它们如同暗夜中的流火,奔涌、升腾,凝聚而为一代人激越的精神塑像,展现出“俯仰一世”的人生兴怀和历史感慨。“重屏”部分则以十四道大型画屏展示了许江最新创作的油画巨制《东方葵》系列,呈现出层峦叠嶂、黄钟大吕般的恢宏气度。“层览”以阵列般的油画长卷向中国画的手卷传统致敬,展现出一个辽远而隽永的横轴视界。第四部分“综观”中则展出了凝重奇崛的铸铜雕塑《一花万果》以及百余件纷纭群化的水彩作品,探讨东方美学中“浅深聚散,万取一收”的观象之道。此外,本次展览还特别呈献给观众一个题为“此在即诗”的文献展,该板块是由许江教授的数位硕、博士生制作完成,他们系统梳理了艺术家十二年来所经历的葵园发生现场和展示现场,并以图文结合的方式对许江创作中的十个关键词进行了深入解读。

图片 9

十二年前,许江在小亚细亚高原与“葵”不期而遇。此后,他陆续遭遇了生命中五个愀然于心的葵园现场,并从这些发生现场中反复自我开启,提炼出葵园绘画的精神内核:从小亚细亚高原的“远望当归”,到内蒙古雪原的“沧桑如醉”,从象山葵园的“重生之炼”到阿尔泰荒原的“群葵即人”,再到嘉兴南北湖的“此在即诗”。在这段持续十二年的生命远旅中,许江从远方回到本土,从俯瞰的天空回到沧桑大地,再回到群葵的家园。十二年来他如农夫般在画布上每日劳作,谱写出一曲葵园深处的精神史诗。

图片 10

许江的葵与世人见面,始于9年之前。2006年,许江携《葵园十二景》首度晋京,在中国美术馆举办题为“远望”的个展,揭开了他一系列大型展览的帷幕。近十年来,许江带着他的葵, 从北京到广州,从上海到台北,又从国内到国外。自2011年起,葵园又先后经历了在美国肯尼迪艺术中心、德国德累斯顿国家博物馆、德国路德维希博物馆等重要机构的一系列国际巡游。2014年,“葵园”系列以"东方葵"为题亮相中国国家博物馆,受到海内外艺术界同仁的广泛关注。这一次,许江带着他的最新作品、带着东方葵的"发生现场"来到上海中华艺术宫,这是葵园系列的一次最大规模的总结性展示,同时也是一份来自葵园大地的视觉报告。

许江把他的展览命名为“东方葵”,这是他最新一组巨幅画作的主题。在“东方葵”的系列里,葵被置于史诗剧场般的空间中,蔓生、交错、叠压、铺张。葵名东方,不只是由于许江与葵遭遇的起点是小亚细亚高原那个世界史上的“东方”的起点,也不只因为它们永远朝向太阳升起的方向。东方葵的“东方性”首先体现在许江对于油画语言的本土再造之中,那饱含着中国意蕴的笔性和书写特质,那登览眺望、叩问抒怀的士人情怀,经过当代绘画语言的转化,焕发而为画面上充满现代意识的东方意境。东方葵所呈现出的,是东方艺术根性在当代人精神土壤中的重新生发。另一方面,东方葵的“东方性”还体现为二十世纪中国社会历史的宏大进程中,“向阳花开”的一代人集体命运的屈折与展开。画葵即画人,群葵即人,许江以葵为一代人立像。这代人独特的身世和历史境遇,他们的生命经验与精神气质,通过“葵”这样一个曾经浸泡着青春印记的物种意象得以彰显,这是画者的心志,也是“葵”的使命。

东方葵的这种“双重东方性”,根植于许江这代人独特的历史感和存在意识,凝聚出一种现代性、历史性与主题性兼备的绘画精神。许江从中国20世纪波澜壮阔的社会进程中发掘出一种历史的势能,转化为个人表现的精神力量。正如他本人所说:“国家博物馆的中厅悬挂着几代艺术家们精心创制的革命历史绘画,那是一座座历史的丰碑,那些巨制深刻地塑造了我们这代人的历史观念……。而我们这代人真正要画的历史,却全然不同。我要画的不是历史的题材,而是历史经验,不是历史,而是历史性。我要用画笔去探索的,是我们自己身在其中的历史,是画我们自己,是要把我们身上曾经有过的苦难、沧桑和依然怀抱的理想、担当统统刻画在其中。”许江把自己这一代人切身的生命经验,转化作历史的精神意象呈现于画布之上。带着一代人的心情,“东方葵”像一颗钉子,坚决地锲入到20世纪下半叶中国历史的宏大画面之中。对许江来说,葵的集体性的肉身恰恰体现了这代人的“历史性”──不止于“世代的心情”,而且是一种“我在其中”的历史,一种生命历程和存在经验共同构造出的历史的情意结,同时也是从历史洪炉中锻造出的一种独特的精神品格。

自去年国家博物馆展出以来,“东方葵”以其历史经验的深度、绘画语言的强度、思想意识的锐度,在社会各界引起了巨大反响。葵作为一个母题,已经超越了一代人历史经验的表达,进而成为穿越不同世代、不同领域的心灵中介,成为二十世纪中国“人”与“民”的精神图像。

据悉,展览展至2016年2月28日。

为配合此次展览,青岛出版社编辑出版了《东方葵Ⅱ──来自葵园大地的报告》大型学术图录,该书以五个葵园发生现场为线索,系统展示了许江十二年来的创作。同时,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编辑出版了学术文集《葵园评说》,辑录了三十余位专家学者关于许江艺术的深度评论。

2014年9月28日上午,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学院共同主办的东方葵:许江艺术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盛大开幕。此次展览是许江近十年创作生涯的集中展示,共展出葵园主题的大型油画作品五十余幅、系列水彩作品百余件,以及一系列大型雕塑作品。十一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路甬祥、中国工程院常务副院长潘云鹤、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黄坤明、文化部副部长董伟、中国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左中一、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靳尚谊、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吕章申、中央文史馆副馆长冯远、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等嘉宾出席开幕仪式。展览现场震撼人心的葵阵本次展览依照不同的观看方式,分为四个主题板块:重屏-东方葵、层览-葵平线、综观-一花万果以及俯仰-共生。其中,重屏部分以最新创作的大型油画作品《东方葵》系列,呈现层峦叠嶂、黄钟大吕般的恢宏气度;层览以阵列般的油画长卷向中国画的手卷传统致敬,展现出一个辽远而隽永的横轴视界;第三部分综观中首次展出了凝重奇崛的铸铜雕塑《一花万果》以及百余件纷纭群化的水彩作品,探讨浅深聚散,万取一收的观象之道;而在国博大厅中訇然耸立着的那片黑压压的雕塑葵阵,则如同暗夜中的流火,奔涌,升腾,凝聚而为一代人激越的塑像。在德累斯顿国家博物馆费舍尔馆长眼中,这片名为共生的葵园,如若一片从灰烬中向上流动的黑色火焰;而对许江本人来说,这件作品首要之处是要钩沉起俯仰之间的历史意识和人生感慨。展览现场我们是向阳花开的一代据了解,许江对于葵花题材的创作近十余年。许江坦言道:我们这一代人是向阳花开的一代,我们在新中国出生、成长,在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中与中国社会一路同行。正如许江在绘画中所表现的那样,他们犹如荒原上的老葵,亲历了中国历史上最迅疾的思想变革与社会变迁,他们历经风雨沧桑,背负着责任和希望。当代中国艺术评论家,著名学者王端廷先生在谈到许江的作品时表示:许江的艺术有一种新中国成立以来特有的记忆,我们小的时候都画过葵花。在我们这一代人心中,葵花是最能代表新中国的形象的一种花卉。许江创作的这些葵花,也是对国家历史及命运的一种思考。展览现场平凡中的不平凡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何家英先生表示:我经常会想,有文化的人往往能从最平常的事物中看到文化的价值。艺术也是这样,从平凡中发现艺术的因素,并且其中寄托着自己的一种情怀。葵花在普通人的眼中是最平凡不过的花卉,但是在许江看来葵是从曾经生长的大地上拔起,悬置与逃脱,挤压与生长,压抑与解放,炙热与孤独,形成某种挣扎,某种可见的真实的挣扎。那是生命真正的痕迹。那像金塔一般耸起的葵,那像波涛一般涌动的葵,那像飞瀑一般交错激发的葵,那像山壑一般叠压的葵,那像壮士列队一般的葵。群葵仿佛出演某个剧目,角色的表现却是随机而发,压抑与解放不断的形成错峰,那种生的挣扎恰在其中。展览现场葵花不是花朵,是果实从画面视觉构造来说,许江所描绘的其实是葵原。那在四季中轮回的一望无际的原野,带着燎原之势,向观者迎面袭来。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根源于历史沉思的深重忧郁,与许江上世纪90年代通过城市风景所捕捉到的历史兴废感相较,这种忧郁更为深刻它来自画者对历史和大地的天问式的思索。在许江的创作中,葵早已超出了自我告白以及象征主义的意味,转化为一种生命经验的载体,从这个载体出发,许江的绘画触及到自我和世界共同演绎着的一种本质性的发生,一种根源性的历史,葵与我共生的精神主体的历史。葵是大地对人间的馈赠,扎根于大地,却面向天空,追逐着万物所皈依的太阳,那一切光亮的本源。独自倾心向太阳,葵是向阳花,然而,许江笔下的葵却从来不是花朵,这与中国古典传统中反复颂咏的葵的形象全然不同,也与梵高等人笔下燃烧着的如太阳般绚烂的向日葵迥然有异。许江的葵自成一格,不是花朵而是果实。它是沉重的,在秋天的深处,葵的硕果已然沉醉;它又是强韧的,在四季轮回中,反复地从衰朽中重生,用生命铸造出精神,从灰烬中焕发出火焰。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至11月8日。

编辑:李罡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绘画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国博金秋迎,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