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 协会组织 > 芳气袭人是酒香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芳气袭人是酒香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文章作者:协会组织 上传时间:2020-02-08

冯兰芳无酒不画画,画画必有酒。他的田园山水浑然大气,意境幽远,索画者甚众。冯兄为人豪爽,但凡朋友求画,拿去便是----尤其他喝酒喝到不太清醒的时候。

图片 1

朋友们喊他:冯甲,问其故,曰秀气腼腆,像大姑娘,同学谑称冯姐(方言姐读甲)。其实冯兄生就一副鲁莽相,爱讲荤笑话,既不秀气又不腼腆。我疑心冯甲为冯假之误,因为他早期的国画都是用白版纸刷上立德粉画出来的假国画。那时我们每天在车间忙完公家活后,就跑到宿舍里去画画,他那桶洗笔水长年不换,又脏又臭,里面还蠕动着一些可疑的虫子。冯兄就用这水洗笔画出一幅幅漂亮的水墨画,尤其那些从脏水中带出来的虫子在画面上扭动,产生出意想不到的肌理,离远点看倒也如其名兰芳清香。每当索画者喜滋滋地卷起画儿,拽我们一起去喝酒时,我总是心里不安,忍不住想要客人闻一闻画面,但一看冯兄正使劲翻着他那法国式白眼,便赶紧呡一口湖之酒把话咽了回去。

其实我们中国人对留的艺术向来是很看重的,比如适可而止和过犹不及,茶文化中讲“酒满敬客,茶满欺客”“从来茶道七分满,留下三分是人情”。酒文化中也有“三滴血”之说,三滴血即酒中有三种人的血,一曰秀才之血,喝酒之初,温文尔雅,语气谦和,待人敬酒尽显礼仪,待酒过三巡,面红耳赤,站无站相,坐无坐相,讲话豪言壮语,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兄长弟短,恰似绿林好汉,即好汉之血。酒醉之后,胡言乱语,呕吐不止,身污衣浊,弄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丑相出尽。所以老人讲酒适饮而止,不可贪杯,尽兴即好,酒不醉人人自醉才是高境界。

冯兄好酒。他常说酒能使人进入角色,达到解衣磐薄的境界。但喝酒有个讲究,须得喝到二懒懒的程度才会才思敏捷,下笔有神。他还说,大画家贺天健先生常常酒后去领悟造化之神奇,发出天呀,地呀,雾呀,贺天健呀的感慨,感慨之后便把激情渲泄在纸上,一幅幅杰作才会产生没有酒,便没有贺天健的画冯兄一脸的虔诚,此时不由得你不信中国画是靠酒熬出来的了。

图片 2

不过,这二懒懒的程度一般人不好把握,只有冯兰芳把握得最好。有一次,朋友相邀,喝酒画画。哥儿们上下古今,湖天海地一通后,估计酒喝到二懒懒的程度了,冯兄便擎着一杯酒,走到画案前,略作构思,悠然下笔。皴擦点染,横涂竖抺,笔下生风,如神鬼泣,当其下笔风雨快,笔所未到气已吞,笔之所到,枯藤老树,小桥流水,一一凸现眼前,团团墨块倾刻化成山川丛林,瓦屋茅舍,霭霭云气,澹澹水泊。末了,画一牧童骑在牛背吹笛,题曰短笛无腔胡乱吹。好!众人齐声喝彩,冯兄却站上凳子,对着画面,审视良久,忽然喝了一大口酒,仰着头,只听得口里咕噜咕噜地响,我正纳闷他是不是在漱口,他却猛一口喷了出去。奇了,一片浓墨画成的树林渐渐晕化开来,登时空灵了许多。这叫酒破墨。跟古人的水破墨是有区别的。冯兄道,一脸得意相,把剩下的酒仰面喝下,笔一掷,说声见笑了。扶着我的肩膀爬下凳子,踉跄着向洗手间走去。大伙儿围着画儿,评头品足,都说最后那口酒才叫绝活。我说宣纸上的酒味菜味不雅,大家说无碍无碍。我想也是,红楼梦里有一句话:芳气袭人是酒香如果画面也散发着酒气那作品也达到了红楼梦的境界了。

在国画中有留白一说,画家为了突出虚实,布局构图故意在作品上留出相应的空白,留白之处常用来表现画中需要的水,云雾,风等景象又或者用诗句、印章等进行补白,这是中国传统美学思想的重要表现形式,用以意境的借景抒情,托物言志使情与景的高度融合这一特质发挥到淋漓尽致的程度,相对直接用颜色渲染来的含蓄,而且画面结构更加协调,可以减少构图太满给人的压抑感。齐白石《三余图》几笔简单水墨,三条稚气可爱的小鱼,没画一笔水,却水色自现,隐去的水,自在的鱼,虚实之间,有无之中,清洁了画面,突出了主题,让人回味无穷。

图片 3

齐白石的三余图

为人处世,本就与喝茶、喝酒.画画无二,留点空间才想象无限,留点空白,才有余韵让人回味,居家过日子亦如此,除了工作,留点情调调剂生活,人生亦可圆满……

图片 4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协会组织,转载请注明出处:芳气袭人是酒香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关键词: